杜瑞博机器人(武汉)有限公司

杜瑞博常见问题解答

SERVICE

当前位置: 首页> 项目管理> 常见问题解答>

  • [全站置顶]想学机器人专业,还要上本科?今秋就在武汉实现

    想学机器人专业,还要上本科?今秋就在武汉实现

    长江日报融媒体8月4日讯(记者黄琪 见习记者胡静娴 通讯员 易先勇 陈静)湖北省第二批本科录取刚结束,3日长江日报记者从武汉商学院获悉,该校机电工程与汽车服务学院机器人工程专业80个招生名额全部录满。四年后,他们将成为湖北首批机器人本科专业毕业的工程师。

    2015年,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率先在汉开办机电一体化专业工业机器人技术方向,属于高职高专类。此次,武汉商学院开设机器人本科专业后,大大丰富武汉机器人产业人才培养链。

    3日,长江日报记者来到该校产学研中心机器人实训工作站,十几台工业机器人陈列在此。这些机器人非常“能干”,码垛、焊接 、喷涂、打磨等技术它们都不在话下。

    武汉商学院机器人教研室主任任雁胜介绍,待9月第一批机器人工程专业学生到校后,这些机器人就会成为同学们实习实训的教学设备,“我们培养的学生既不是研发机器人的,也不是组装机器人的,而是从事机器人应用的工程师,能解决企业的具体问题。”学院教师韩昌举了个例子,“把一部电脑买回去之后,还要进行二次编程、开发,让它适应不同的工作需要,机器人也是这样。”

    据了解,该专业学生大一完成通识教育课程学习和加工制造的实习,大二学习电路分析、工程力学等,大三引入企业课程,大四进入实习基地实习。毕业生将在机器人系统集成商或智能制造企业从事机器人工作站的装调、设计与改造等工作,在一定程度上填补机器人应用型人才的紧缺。

    “中国制造2025”战略和国家“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实施智能制造工程,构建新型制造体系,大力发展高端数控机床和机器人等十大重点产业。 去年底,武汉市获批“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并规划建设机器人产业园 。随着产业发展,人才需求日益突出。

    此前,德国汉堡科学院院士、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张建伟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融合正是未来发展的战略方向。”

    “设定机器人专业,武汉商学院着力造就产、学、研一体化平台 。”机电工程与汽车服务学院院长刘佳霓说,该校正在逐步引进机器人企业,学生在校即可接触企业机器人研发,缩短培养周期。

    想学机器人专业,还要上本科?今秋就在武汉实现

    想学机器人专业,还要上本科?今秋就在武汉实现

    链接

    把企业引到学生身边来

    杜瑞博机器人公司成首家入驻“校中企”

    上月,杜瑞博机器人有限公司落户武汉商学院机器人产学研中心。这家机器人系统集成商主要承接机器人研发项目。3日,长江日报记者现场看到,测量、拼装、打磨,几名工程师正在工作区调试机器人。

    杜瑞博公司负责人郑绪军介绍,2013年在武汉开发区组建后,一直希望与本地研发机构对接。得知武汉商学院机器人产学研中心可接收“校中企”后,今年便搬进学校,接到订单直接在学校生产。

    郑绪军说,学校里生产,就近了解最新的理论成果,迅速转化市场。同时可派工程师向学生传授实战经验,再逐步吸纳学生参与项目研发,“一毕业就是可用的熟手,正是企业需要的。”

    生产线用机器人“大换血”

    武汉开发区批量涌现“黑灯工厂”

    “黑灯工厂”是指车间工人数量少,可关灯作业,把生产制造交给流水线上的机器人。眼下,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汉南区)内40余家企业正在向智能工厂转型,200余家企业即将开始智能化改造,区内将批量涌现“黑灯工厂”。

    武汉开发区内,多家汽车整车厂的焊接与涂装车间,均由机器人当主角,几乎看不到人工痕迹。同时,格力电器大规模引进工业机器人,董事长董明珠曾经公开表示:“格力未来的发展就是机器人生产,用自动化设备生产自动化设备。”

    投资3000万元,美的武汉基地建起一条130米的生产线。46台机器人从底盘、外壳装配,到外观包装等,负责约70余道工序,每隔18秒,便有一台空调外机下线。工人数量从以前的71人减至34人,人均效率提高了50%。这一智能化改造,成为国家工信部“智能制造综合标准化与新模式应用”示范项目。

    专业刚设置企业就来探“口风”

    本土机器人工程师市场抢手

    武汉商学院机器人本科专业刚设置,格力、神龙等数家企业咨询,希望提前预定生源。3日,长江日报记者综合相关数据了解到,目前机器人工程师市场相当抢手,武汉急缺。

    统计显示,我国涉及生产机器人的企业超过800家,机器人应用人才缺口约20万,并且以每年20%~30%的速度递增。一些大型制造企业缺乏相关人才,只能将机器人应用、维护外包给系统集成商。

    武汉商学院机器人教研室主任任雁胜透露,培养一名成熟机器人工程师,从进入生产一线开始一般需要2年,许多企业不具备培训能力,因此机器人工程师在市场相当抢手。杜瑞博公司负责人郑绪军提到,订单的高速增长,让人才缺口暴露明显。“目前公司机器人工程师95%来自北上广深,武汉本土人才太少。”郑绪军表示,抓住外地回流人才的同时,要尽快培养武汉本土人才。

  • [全站置顶]经营地址变更通知

    尊敬的客户:   我公司因业务发展需要,自2017年3月8日起办公地址搬迁,现将有关事宜通知如下: 

    1、公司原办公地址为: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兴华路100号,变更为: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东风大道816号   

    2、联系人与联系电话保持不变,若有任何疑问,请致电027-84636688  

    3、公司地址变更后,原签订的合同继续有效,原有业务关系和服务承诺保持不变

    因公司地址变更给您带来的不变,我们深表歉意,敬请谅解!   衷心感谢您一贯的支持和关怀,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和您保持愉快的合作关系,并希望继续得到您的关心和支持

     

     

  • [全站置顶]沪一工厂用480个机器人,效果显著

            在吸纳首位机器人入职的9年后,海立集团尝到了大大甜头:2015年,使用一台机器人成本不到6万元/年,使用一名工人成本近10万元/年。生产空调“心脏”—压缩机的海立集团,拥有上海最大规模之一的机器人工厂。在海立看来,在成本高企的黄浦江畔,压缩机制造产业仍可保留。因为“招聘”机器人员工,为海立争取到了战略空间。

    “科幻”车间:3位工人+8台机器人

      “铁臂”林立,工人零星。翻转、回旋、抓取、放下……600摄氏度高温下,大黄蜂颜色的机器人“铁臂”动作自如,只要10秒时间,三四斤重的银白色金属卷板从拿起到放到下一个工位,流程堪称“稳准快”。经过一道道流水线工序后,末端摆满了成型的压缩机“外衣”壳体。这里的每台机器人在固定位置,可操作两台或多台设备。

      这不是科幻大片中的场景,而是海立集团上海工厂钣金车间的真实一幕。

      在等离子焊接工位,几名工人散布其间,他们的角色或是“监工”或是“医生”,调控机器人设备、抽样检测产品等工作由工人完成。

      早在机器人“入职”前,这条压缩机壳体生产线约需15位工人完成生产任务,而自2007年起陆续“招聘”机器人后,目前的人员配置结构变为:3位工人+8台机器人。

      压缩机是空调、冰箱的心脏,钣金车间的任务是将钢板加工成压缩机外壳。目前,这个车间共有22台机器人,而作业工人的数量已从2007年的144人减少至20人,也就是说曾经的124位工人从事的工作已由机器人“代劳”,工人“减员”86%

      除了钣金,其余的“铁臂伙伴”在打磨、搬运、捆包,甚至在总装环节拧螺丝。截至目前,整个海立集团已拥有工业机器人480台,2007年至今,累计替换一线岗位357个,相当于近千位一线作业员工。

      成本两笔账:机器人价格年降5%人工成本年增10%

      压缩机产业是劳动密集型行业,很多工作都是靠人工完成。然而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招工难、用工荒”问题早在几年前就显现。

      在海立集团上海工厂。为应对劳动力成本上升,海立于2007年走出上海,在南昌、绵阳新设分厂,印度的制造基地也先后建成。目前,上海基地占集团总产能比重不足60%

      “我们这类制造企业需大量雇佣劳务工,而几乎每年春节等长假过后,一线人员总有部分员工流失。而且8090后中有些不愿意到生产线上进行重负荷作业。”海立集团副总经理郑敏告诉记者:“23月份的离职高峰,又恰好是我们的生产高峰期,平均33%的离职率会干扰正常生产,同时一线工人更替频繁会影响产品质量、增加设备损坏率以及安全隐患事故。”

      当然,在招聘第一位机器人2007年时,海立集团不是没有犹豫:以上海工厂为例,当时一线作业员工人人工成本每年约3.7万元左右,而机器人按折旧计算每年成本为7.3万元,几乎翻倍。

      不过,与此同时,人工成本却以每年10%左右的速度上升,而机器人的价格以每年约5%的幅度下降。时任总经理的沈建芳董事长思考着海立的可持续发展,确立“全球第一的空调压缩机供应商”战略愿景,提出下一步与跨国企业的竞争,必须在技术能力和制造能力上进一步创新提升。企业要转型升级,不仅需要新产品的开发,也需要生产系统的智能化水平。于是,我们看到了后来这场海立机器人的“快跑”。

      事实上,到了2011年,使用一台机器人的成本已低于使用一名工人,仍以上海工厂为例,前者每年成本6.3万元,而后者则需6.7万元。并且,这组“剪刀差”还在不断扩大。到2014年,机器人的优势更明显了,这组数字变为5.6万元和9.2万元。

      “招聘”机器人员工,为海立争取到了战略空间。在海立看来,即便在成本高企的黄浦江畔,压缩机制造产业仍可保留。

    海立运用机器人的数量达到了怎样的水平?

      2015年年中,IFR(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统计世界各国工业机器人密度,最高为韩国437/万名产业工人,其次为日本323/万名产业工人,第三名德国282/万名产业工人,而世界平均水平为66/万名产业工人,中国仅36/万名产业工人,在世界平均数以下

      郑敏表示,目前上海工厂已达到569/万名产业工人,已超过了最高的韩国,处于世界领先水平。

      为管好这些机器人,上海工厂有个“第二人力资源部”:生产技术部承担机器人的人力资源管理工作。

      230多台机器人、2007年至今累计投资1.87亿元、减员288个岗位,861人……自动化推进科科长陈杰胤说,生产技术部会为每台机器人编号建档,以便持续追踪机器人的投资回报。目前一台机器通过三班工作时间,相当于3名生产员工的产出。根据2015年的自动化项目计算,平均投资回报期为3年。

      另一方面,“第二人力资源部”根据工位的调整,负责机器人的“转岗”工作,可通过改变机器人的机械手配置轻易实现,降低了人员转岗的难度和人力成本,通用性极高。

      而通过机器人节约的人工费还可实现内部再投入。例如经过三年折旧收回投资后,通过机器人继续工作而节省下的人工费,形成一个资金池,通过再投资实现自循环。

      产能提高:人均产能从295台上升到1131

      如果没有机器人,人员不稳定会带来生产波动。比如,离职、新人培训使人员作业效率大幅波动,疲劳程度、工人心情、技能熟练度等人为因素也会带来不确定性。

      机器人“上岗”后能够长时间保持稳定、高效的作业状态,达到较低的产量波动,提高准时交货率、减少在制品库存,全面提升现场管理水平。

      以一个班次内不同时间段以人工效率与机器人效率对比:人员效率最高至90%,最低至0%,会随时波动,机器人效率稳定在90%左右。

      以上海工厂钣金壳体生产线为例,使用机器人前,每班10名操作工,班产能2949台压缩机,人均产能295台,人均操作设备1.2台;使用机器人后,每班缩减至3人,但班产能扩大到3392台,人均产能1131台,人均操作设备7.7台。

      人机“共舞”:工人转型是必然的一步棋

      机器人上岗不等于工人下岗。“2007年引入机器人至今,并未发生集中的大规模离职。”郑敏告诉记者,原本一线劳务工就有一定离职率,加上减少招聘,机器人取代近千工人是渐进递减的过程。

      机器人来了以后,与其共舞的“工人”也是受益者。“2005年,我们办了海立动力学院,和电视广播大学联合办学,让工人可以读大专班、本科班。”郑敏介绍,经过培训,一些工人从原来的重体力岗位解放出来,如今现场工人的工作主要侧重设备维护与产品检测,转型成为机器人管理者,劳动强度下降,收入大幅增加。

      收入提升则是最看得到的“实惠”。海立大量使用机器人,企业劳动效率提高后,员工收入增加。去年,上海工厂钣金车间的年人均现金收入从2007年的3.7万元,上涨到了8.4万元。

      在改善职业健康方面,机器人能够代替人工在噪音、高温等恶劣的环境下作业。据介绍,高速冲岗位的噪音达到97分贝、电动锯锯木头声音为90分贝,而暴露在噪音70分贝至90分贝下五年,得高血压的危险性高达2.47倍。

      原本从事重复性高、劳动强度大的工人们可以转向技能要求更高的、劳动强度较低的岗位上工作,加强了企业创新能力,也更利于员工个人价值的实现。

      可以说,机器人的使用,对企业、对员工来说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海立意义:机器人化解人力成本压力

      企业要转型升级,不仅需要新产品的开发,也需要智能化柔性化生产。面对消失的人口红利、高企的人工成本,海立应用机器人的探索对其他企业有着样本意义。

      目前,海立集团已率先在业内完成了国际化产业布局,全球拥有5家世界级压缩机工厂和7个技术中心,产品销往160多个国家和地区,全球每7台空调就有1台采用了海立压缩机。作为一家传统家电制造企业,海立能够率先实现产业布局国际化,市场份额长期占据全球三甲的因素之一,就是导入了智能自动化生产模式,引入机器人“员工”。

      由于机器人能有效化解人力成本上升的压力,保护国内制造型企业在其他方面的优势,郑敏认为,中国“世界工厂”地位不会被轻易替代。

      一直以来全球的工业机器人在汽车行业使用最早也最多,多作业于焊接、冲压和涂装。但现在,机器人正在各行业内“大举进攻”,从烟草、五粮液等贵重物品的搬运,到制砖、食品饮料行业,甚至饲料行业。事实上,国内越来越多劳动密集型企业也开始尝试机器人。郑敏认为,海立的机器人应用模式完全有条件在其他批量化、标准化、流程化的制造行业复制。

      海立目前正在编制面向2020年的机器人规划。未来,上海大部分车间可望实现全自动化作业。

  • 对于注塑产品,如果想在注塑机上增加关节机器人进行自动化改造,需要考虑哪些因素?

    要清楚是几台注塑机上下料,具体的注塑机加工节拍,注塑机产品情况,以及需要实现的细化自动化要求,以便做评估。

  • 抛光打磨机器人都由什么构成?

     一般完整的机器人系统包括机械臂本身以及配套的一系列设备。机器人的抛光打磨系统一般由机器人、包含双工位力控砂带机及抛光机的抛光打磨系统、电气控制系统、系统底座及其他如夹具、支撑模组、上下料工作台、流水线体等装配设备。

  • 常见机器人打磨抛光有哪几种方式?

     打磨抛光机器人有两种,第一种是通过机器人末端执行器夹持打磨工具,主动接触工件,工件相对固定不动;第二种是机器人末端执行器夹持工件,通过工件贴近接触去毛刺机具设备,机具设备相对固定不动。

  • 机器人运动主要是依靠什么装置?

    机器人的动力来源一般是电动机,通过一套机械传动装置,按照机器人内的程序控制,将动力传到机器人的执行机构,机器人的执行机构就开始运动了。具体装置的种类依然是五花八门,有杠杆、有齿轮、有电磁铁等。

  • 错误设定机械原点的后果?

    机器人每个伺服电机都有一个唯一固定的机械原点,错误的设定机器人机械原点将会造成机器人动作受限或误动作,无法走直线等问题,严重的会损坏机器人。

  • 机器人备份中什么文件可以共享?

    如果两个机器人是同一型号,同一配置。则可以共享RAPID程序和EIO文件,但共享后也要进行验证方可正常使用。

  • 机器人备份可以多台机器人共用吗?

    不行,比如说机器人A的备份只能用于机器人A,不能用于机器人BC,这样会造成系统故障。

  • 机器人开机进入了系统故障状态怎么办?

     1、重新启动一次机器人。2、如果不行,在示教器查看是否有更详细的报警提示,并进行处理。3、重启。4、如果还不能解除则尝试B启动。5、如果还不行,请尝试P启动。6、如果还不行请尝试I启动(这将机器人回到出厂设置状态,小心)。

  • 机器人进入了急停状态怎么办?

    当机器人进入了急停,一般请按以下的操作:急停开关复位----示教器中报警确认复位----按一下控制柜上的白色按钮。

  • 三个重要的程序数据是什么?

    三个重要的程序数据是工具数据tooldata, 工件坐标数据wobjdata, 有效载荷loaddata不正确设定会影响机器人伺服电机寿命和节拍时间。

Copyright©2014杜瑞博机器人(武汉)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地址:武汉市经济技术开发区东风大道816号.电话:+86-27-8463 6688.邮编:430056